她承受着他的惩罚:男主尺寸巨大只有女主能承受

本站给您不一样的文学体验。

她承受着他的惩罚:男主尺寸巨大只有女主能承受

虽然他已经不是啥童男子了,但是被秦素颜这么牵着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特别是秦素颜身上那种不一样的气质很能吸引他。

城里的女人就是好,不仅皮肤白,而且还大方的很,牵着我的手也一点没啥不自在的。真好!

不过她的手可真软啊,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,软绵绵的,好像在摸棉花一样,真舒服!就是不知道她那里是不是也和这边一样!

李宇想着,便把那双贼眼偷偷地瞄在了秦素颜高耸的胸脯上面,虽然没有玉珍婶和静雪婶的大,但是也不小了,特别是他走在秦素颜的身侧,能够从她的腋窝处瞧见那若隐若现的吊带的带子……

这样他自然不会满足,不由得想到自己得到的能力,他在想是不是要在秦素颜的身上用一下呢?可是这样是不是很不男人啊,也太龌龊了一点啊!他开始犹豫了起来!

秦素颜此刻很是兴奋,从小在城里长大,用娇生惯养来说也不过分,这还是她头一次来到农村,对于很多新鲜的事物都很是好奇!

“你叫强子?”秦素颜笑着问着身旁的李宇,瞧见李宇正盯着自己看,顺着李宇的视线,她不由得俏脸一红,咬了咬牙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文学06710865589.jpg

难道他在是在偷看我吗?秦素颜心中想着,真是羞死人了,被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生盯着自己的胸脯看,真是羞死人了。

“你……你在看什么?”一番羞涩过后,秦素颜还是忍不住提醒李宇。

李宇这还没有犹豫好是不是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就听到秦素颜的声音,他微微一愣,心中大喊不好,他爷爷的,都怪这城里大小姐的胸型太漂亮了,都让他看的痴迷了。

该怎么回答呢?李宇心中忐忑了起来,忽然眼珠子一闪,装疯卖傻地问道:“素颜姐姐,为什么你们女孩子的胸肌会这么大呢?我好羡慕啊!”说着,李宇还装模作样的低头看了自己的胸部一眼,满是失望!

秦素颜一愣,随即脸红的更厉害了,原来他对我没有那种意思,也是,农村的孩子性情真是淳朴,连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区别都不知道,唉!哪里像城里的那些男孩子呀,像他这么大年纪恐怕都不知道和多少女孩子生过关系了吧?

心里如此想着,他的心中对李宇便没有了一丝的怒意,相反,反而有些怜惜这个农村的少年,多么淳朴的男孩子啊,唉,这农村的教育条件实在是太差了。回去也得和妈妈谈论一下对农村教育的重视问题了,特别是生理卫生课,更要重视起来,免得少年人蒙昧无知做出什么犯法的事情来!

秦素颜经过一番犹豫,脸蛋依旧红扑扑的,但是却带着一丝笑意了,摸了摸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李宇的头,说:“傻小子,男人和女人的生理结构是不一样的,就比如说,女孩子这里是用来哺乳的,男孩子是不需要的,就是这个区别,知道吗?”

“哦!”李宇心中大笑,这个女大学生还真是好片呐,哈哈,既然已经装了,他决定继续装下去,摸了摸鼻子,再次问道:“那素颜姐姐,为什么我下面要有个长长的东西啊?怎么我见村里的女孩子们都没有呢?难道这东西是多余的吗?”

“额!”秦素颜额头开始冒汗了,她本来以为刚才的回答就能够打掉这个淳朴的少年了,谁知道他居然还会问这样的话题呢。真是羞死人了,该怎么回答嘛!

李宇见秦素颜左右为难,心下笑的更欢了起来,说:“素颜姐姐你不说,那肯定就是多余的了,等下回家我就拿刀割掉……”

“别!”秦素颜一把拉住李宇,小脸也被急的通红,她看着李宇懵懂的模样,心想,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我可是有文化的人,可千万不能够让这个孩子因为自己的不回答而做出那种蠢事来,到时候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。

“强子,你下面那个长长的东西很有用的!”秦素颜一脸认真的说着,其实她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,因为她自己压根都没有尝过那东西的好处呢。

“有用?有啥用?”李宇继续装傻!

“嗯……可以生孩子!”秦素颜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好了,真是太丢人了,想想自己一个县长千金居然和一个男孩子谈论这个事情,这要是传出去了,还不笑死别人啊!

李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似乎在琢磨什么,秦素颜见李宇点头了,这颗吊起的心可总算是放下来了,谁曾想她的心还没有放稳,李宇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素颜姐姐,谢谢你!你真是我的大恩人,如果不是你,我恐怕早就已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割掉了,你可真是我的大恩人呐!”

李宇边说边哭,动情之下居然一下子搂住了秦素颜!

秦素颜被李宇这么用力的一抱,本能的想要推开,但是这手还没用力便身子忍不住一颤,她的胸口被李宇紧紧地贴着,那家伙还边哭变动,处子的身体哪里经得出异性这般折腾,她的身子骨顿时软了下来,任由李宇抱着她!

“强子,快,快松开!姐姐快喘不过起了!”秦素颜憋红着脸,有些艰难地说着。

李宇听她声音确实有些不对劲,怕她出事,赶紧松开她,关心地问:“姐姐,你没事吧?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,不然我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啊!”

秦素颜喘息一番,稍微好了一些,这才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没事,赶紧开口道:“强子,赶紧带我去你家吧,这天太热了,姐姐想洗澡了!”

洗澡?!

李宇一听,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等的老大,心头忍不住一颤,洗澡?咽了咽口水,这书里都写城里的女孩子都喜欢在沐浴的时候做点自渎的事情,不知道美丽的素颜姐姐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爱好呢?

“怎么啦强子?”秦素颜见李宇在呆,喊道。

“哦,没,没事儿,姐姐,咱们农村可不比你们城里呢,家里都是用烧开了水然后在洗澡的!”

秦素颜一笑,摸了摸李宇的头,说:“傻小子,这个姐姐还是知道的,我经常看一些有关乡村的书记,这些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的!”

李宇见此,开心一笑,说:“那就好,你可千万别嫌弃咱们家穷呢,不然书记会收回那些钱呢!”

“不会的!姐姐和你有缘,就住在你家了,走,咱们快点吧!”

回到家后,王俊芳见到李宇带了个女孩子回家,自然吃惊,在李宇的一番解释之下,王俊芳才明白了过来。

王俊芳本就是个心善的女人,别说书记还给钱了,恐怕就算人家不给钱她都会收留人家在这边住的。

秦素颜也是个很讨喜的女子,王俊芳也很是和善,这两个女人可以说是一见如故,顿时亲切的聊起天来,倒是把李宇给凉到了一边。

看着聊的起劲的两个女人,李宇心中乐意,本来俊芳婶子这性子有点闷,平时也不会和自己说笑,如今多了秦素颜,说不得她还真能开心一些呢。

“对了,强子,刚才你静雪婶子到家里来了一趟!”

王俊芳和秦素颜聊了一半,似乎想起了什么,突然开口对李宇说。

静雪婶子找我?!

李宇吓了一跳,她该不会是和俊芳婶子说啥了吧?他越想越怕,这事要是给人知道了,那还得了啊?

“婶儿,静雪婶子找我干啥啊?”李宇眼神闪烁,有些心虚。

王俊芳不知道李宇心中有鬼,而且秦素颜在旁,便没太注意李宇的表情,呵呵一笑,道:“说是让你下午去卫生所复诊去,说她这两天在请教了一个老教授,关于你的情况她想再研究研究!”

我呸,他爷爷的,肯定是那个骚-娘们又想要老子日她去了,研究个卵子啊研究,恐怕是研究我下面这东西到底能入到她的洞里多深吧。

李宇心中骂骂咧咧地,但是却也不会反对,他刚刚在回来的路上被秦素颜弄得体内有火,正没处了,这下正好,能够在梁静雪这骚-娘们的身上好好泄一通,也算是先解解渴吧,不然这地方憋着还真的不好使……

点了点头,李宇便顶着太阳朝卫生所赶去……

“哟!这不是强子吗?这大太阳晃晃的,你不在家休息去哪里呢?”

闷头闷脑想心思的李宇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这真声音,李宇回头一看,眼睛一亮,笑喊道:“这不是莲婶子么?”

不远处那个女人李宇认识,并且还很是熟悉,这婆娘是村里书记葛天宝的婆娘——潘玉莲。同时也是葛倩倩的娘。

这女人模样周正,相传家里有点关系,据说这葛天宝能够当上村里的书记就是靠着她娘家的关上上位的。

李宇一直很郁闷,这葛天宝长着一个猪头脑袋,咋就能娶到这么一个漂亮又有本事的老婆呢?话说这葛倩倩可是全遗传了她母亲的优良基因呐,不过也是万幸,否则遗传了葛天宝那个猪头的基因还不知道长成啥模样呢。

潘玉莲长的周正,虽然生过孩子了,可是这身材却一点也不走形,想必包养的相当不错,她平时也不干啥农活,细皮嫩肉的,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印花的连衣长裙,脚下穿着一双红色的时尚凉鞋,甭提多洋气了。

“强子,干什么去呢?”这潘玉莲手上啥也没带,就手里撑着一把粉色印花的小洋伞,似乎是在等什么人。

李宇回过神来,应道:“哦,我前两天身体有些不舒服,静雪婶子说给我复查一下。”

“是吗?那正巧了,婶儿也有点不舒服,走吧,咱们一起!”潘玉莲媚笑一声,转身就走,那翘翘的屁股一扭一扭的,尽是风骚媚骨之态,看的身后的李宇那叫一个心潮澎湃。

他爷爷的,骚浪蹄子,改天老子就逮个几个入死你。李宇吐了口口水,狠狠地想着,那葛天宝先前羞辱他的事情他可是耿耿于怀呢。

跟上潘玉莲的脚步,李宇笑呵呵地凑到她的身边,说:“玉莲婶,你身体也不舒服啊?”

潘玉莲瞧见李宇这模样,那双含春带媚地眸子瞥了他一眼,有些慵懒幽怨地说:“唉,咱们女人呐,都是苦命的人儿,你说吧,每个月都要流那么多血不说,还得怀胎十月生孩子,你说这些都是多折磨人的事情啊!”

李宇撇撇嘴,心想,你想的倒是好了,就葛天宝一身的肥猪肉,也不在得花多大的辛苦劲儿才能在你的肚子里播一个种出来,他说不定是辛勤开垦了几年才能够有这么一个种,相比之下你还赚了呢。

心中虽然不屑,但嘴上自然不会这么说,嘿嘿一笑,附和着说:“是啊,是啊,人家电视上不都说做女人难,做个好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嘛。婶儿,反正你现在也不需要生孩子了,应该会好过很多啊?”

“唉!”潘玉莲叹息一声,幽幽地道:“你不懂,咱们女人和你们男人是不一样的,每个年龄断对某些事情的需要也尽是不同。”

“哦!”李宇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说:“那没事儿,反正书记有钱,你需要啥就让他给你买呗!没有钱办不了的事情!”李宇觉得自己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,这世上还会有钱买不了的东西吗?

潘玉莲瞧见李宇这臭小子食古不化的模样,恨得银牙紧咬,不过她也知道李宇年纪不大,便继续循循善诱道:“这个东西啊,钱还真买不到!”这时她看着眼前的眼神就不太一样了,那含春的眸子带着水,幽幽地盯着李宇小腹处看去……

李宇顺着潘玉莲的视线一瞧,他爷爷的,原来这婆娘折腾了半宿就是为了和自己说这话啊?

既然这娘们骚劲十足,李宇也不再含蓄,此时走在远离村子的小路上,见没啥人影,他嘿嘿一笑,靠近到潘玉莲的身子,手试探地摸向潘玉莲的蛮腰。

潘玉莲俏脸一红,那含春的眸子里春意更浓了起来,她非但没有反抗,还扭了扭腰,那玉葱般的手指更是往李宇的胸口这么一戳,“傻小子,这下知道婶儿想要什么了吧?”

李宇嘿嘿一笑,连连点头,一把搂住潘玉莲,在她的脸上猴急的啃了一口,笑道:“婶儿,你身上可真香!”

“是吗?婶儿下面更香,你想啃不?”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

没有相关文章!